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凯时 人生就是博 > 云南大学生:寒窗苦读16年他只用125天就走完了人生

云南大学生:寒窗苦读16年他只用125天就走完了人生

时间:2021-10-24 12:54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1981年,一小男孩出生在广西省南宁市宾阳县的一个农村家庭,他家里很穷,父母都是种地的农民。为了增加收入,父母在家里办了一个简易的烫裤子小作坊,白天干农活,晚上加班加点烫裤子,直到1986年,才修建了几间平房。

  好在,他从上学后,勤奋好学,学习成绩十分优秀,曾获得全国奥林匹克物理竞赛二等奖、全国数学竞赛第三名。

  2000年高考时,他凭借超过一本线多分的优异成绩,考进了有百年历史的211重点大学——云南大学。

  可是,这个学习成绩优秀的男孩却在2004年6月17日上午,随着一声枪声,生命定格在大学毕业前夕,年仅23岁。

  原来他从2004年2月13日起,3天时间里,在学校宿舍杀了4位同学,用黑色塑料袋套住头,把他们锁在衣柜里,制造了轰动全国的杀人案。

  2004年2月里本是放寒假时间,大四学生还有一个学期就本科毕业了,因为要找实习工作,所以他没有回家过年,留在学校里憧憬着未来。

  开学前一个晚上,他和几个同学聚在宿舍一起打牌。期间,邵瑞杰怀疑偷换牌,就开玩笑说他:

  这本是一句无心的玩笑话,但却较真起来,动了杀掉邵瑞杰和龚博的想法。

  2004年2月13日,本来只想杀掉邵瑞杰和龚博,但是在当晚上一个叫唐学李的同学先回到宿舍,他担心影响到自己的计划,于是趁其不备用锤子砸向唐学李头部。

  第二天早上,正在清理地上的血迹,一个叫杨开红的同学闯了进来说找他打牌。面对突然冒出的同学,为了防止事情败露,他一不做二不休,同锤子砸向了杨开红。

  晚上,他把龚博骗到317宿舍,说打牌三缺一。龚博平时也常常和来往,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,于是欣然赴约,没想到自己竟倒在他的锤子下。

  开学后,云南大学的老师发现有5名男生没有来学校,一一询问家长后,知道他们也没有回家,家人、老师开始觉得情况不妙。

  直到2004年2月23日,有一位同学把在宿舍里闻几天恶臭味的事告诉老师。老师砸开衣柜才发现失踪的其中四位同学的尸体,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立即报警。

  然而,警方很快发现留在捆绑尸体的胶带上的指纹,和的指纹完全吻合,并发现种种迹象表明他有很大的作案嫌疑。

  让警方感到惊讶的是,背负4条人命的在众多学生和老师眼里,竟然是一个好学生。

  云南警方意识到这是一件十分冷血的杀人案,于2004年2月25日立即发布A级通缉令,悬赏18万捉拿。

  紧接着,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,悬赏20万元通缉在逃杀人犯罪嫌疑人。

  三部门连发三道通缉令,在社会上炸开了锅。众多媒体纷纷加入对杀人案的专题报道,人们也对他议论纷纷,都称之为“杀人狂魔”。

  可认识的人,都不相信他就是杀人凶手,就连的父亲马建夫也不相信这是真的。老父亲说自己老实的儿子怎么会杀人,而且他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,他不会傻到拿自己的人生不当回事了?

  马健夫还写了一封信,希望儿子看到信以后,主动投案自首,向警方解释清楚,证明自己是清白的。

  遗憾的是,从学校逃离之后,就没有想过要去自首。他一路逃到海南,不敢住旅馆。为了逃避抓捕,他把自己扮成乞丐,把脸涂黑,装疯扮傻,每天和流浪汉一起。

  但是,不管他有多狡猾,在2004年03月15日晚07时,还是在海南省三亚市河西区落网。

  根据的同学们所说,在打篮球时,如果别人没打好或不小心撞到他一下,他就会翻脸骂人。

  不过,李玫瑾教授表示,杀害4位同学并非是邵瑞杰说出的那句话的原因。

  无论是什么原因,案件告诉我们,与他人在一起时,千万不要拿别人的隐私开玩笑,也不能拿别人的缺点开玩笑。

  最终,在2004年6月17日上午,随着一声枪声,生命定格在大学毕业前夕,年仅23岁。寒窗苦读16年的他,只用125天走完了自己的人生。

  唐学李在被害之前本来打算报考研究生,因为了供他和弟弟上学,家里已经欠下了许多债务,懂事的他放弃了考研的打算,正准备找份工作来为家里减负。

  邵瑞杰家的收入来源,仅靠家里的4亩水田,父母同时还要养育4个孩子。作为家中老大的他,上大学的费用均来自贷款。

  而杨开红还是一个来自云南偏远的山村的孩子,家境也十分贫寒,他的衣服都是亲戚送给他的旧衣服,上了高中后则是班里的同学资助的。

  龚博被害之前,已经考研成功。但他的家庭条件也不容乐观,他是家中独生子,全家4口人,父母要工作之外,还要照顾常年卧病在床的爷爷。

  这4个家庭和的父母一样都把希望放在了儿子身上,如今一切都破灭了。如果世上有灵魂的话,在地下定会悔不当初,因为他本该拥有美好的前程的,他本该可以过着幸福的生活,慢慢欣赏这多姿多彩的人生。

  当年最高人民法院发文称,死者已逝,比制裁更为重要的是如何有效地防止类似悲剧的重演。

  如今的吴谢宇弑母案也不亚于,所以此案虽过去17年,还是有必要拿出来说说,警醒世人。

  最后,米酱想说,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,在决定做某件事时,不妨问问自己,值不值得?一旦赌上自己的前途和生命时,我们务必要三思后行,退一步才是一片光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