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凯时 人生就是博 > 清史奇观:同为巡抚的父子二人父廉子贪人生际遇迥然不同

清史奇观:同为巡抚的父子二人父廉子贪人生际遇迥然不同

时间:2021-10-15 16:08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1781年(乾隆四十六年),爆发了震惊朝野的甘肃冒赈案,从而将已蛰伏八年之久的甘肃官场贪墨链连根拔起,此案令乾隆帝龙颜大怒,不仅为首的浙江巡抚王亶望被处以极刑,因此事而受牵连者多达上百人,影响之巨可见一斑。而作为罪魁祸首的王亶望,在备受信任的前提下做了乾隆所不可容忍之事,实在有损其父当年威名,令乾隆帝失望至极。

  王亶望是在父亲的光环下成长起来的,其父王师为雍正、乾隆两朝名臣。1690年(康熙二十九年)出生的他,自幼便受到时任苏州守备的父亲熏陶,立志考取功名从而入仕为国效力。经过多年努力,王师在24岁时成功中举,1730年(雍正八年)进士及第,随后以直隶元城知县正式步入仕途。

  虽然是小小的一方知县,但王师却视同毕生事业来做,在任七年“决断公允”,在雷厉风行之下化一切不轨行迹于无形。元城多为沙田,村民遂废而不耕,王师到任之后,鼓励村民开垦耕作,最终使百亩沙地变为肥沃良田,百姓丰衣足食,对这位父母官也是感恩戴德。

  在其后的清苑知县、冀州知州任上,王师继续秉承“不畏疆御,不恤诽谤”,不仅使治所政绩能年年名列前茅,而且“民情大服”,因功在乾隆初年擢升为清河道道员。彼时正值乾隆帝钦命文渊阁大学士高斌(慧贤皇贵妃高氏之父)与协办大学士刘于义往赴直隶筹措水利大计,作为辅臣,王师尽心尽力以身作则,亲自前往保定、河间等地实地考察,对每一条河流所经地势一一条列,得到高斌和刘于义两人的大加赞赏,对京畿附近的水利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,因此被再度擢升,历任山东、河南、江苏、浙江布政使,最高官至浙江巡抚(从二品,1750年十一月擢升)。

  在巡抚任上,恰逢乾隆首次南巡江浙,在行宫特召见王师询问坊间民情,王师都对答如流,且江苏在其管理下确实井然有序,为了嘉奖这位两朝元老,乾隆亲笔御书“吴会风清”四字赠与王师。只可惜,一生奔波劳累的王师,最终在1751年(乾隆十六年)八月因劳累过度去世,享年62岁。

  王师的去世,使乾隆深为惋惜,其次子王亶望于1750年(乾隆十五年)获得了举人的功名,还曾受到乾隆帝的大加赞赏。然而在众人认为王亶望即将“子承父业”的一片大好形势之下,他却走了与父亲王师截然相反的道路,而乾隆帝却一直被蒙在鼓里,直到两件公案的浮出水面。

  1781年(乾隆四十六年),爆发了震惊朝野的甘肃冒赈案,从而将已蛰伏八年之久的甘肃官场贪墨链连根拔起,此案令乾隆帝龙颜大怒,不仅为首的浙江巡抚王亶望被处以极刑,因此事而受牵连者多达上百人,影响之巨可见一斑。而作为罪魁祸首的王亶望,在备受信任的前提下做了乾隆所不可容忍之事,实在有损其父当年威名,令乾隆帝失望至极。

  王亶望是在父亲的光环下成长起来的,其父王师为雍正、乾隆两朝名臣。1690年(康熙二十九年)出生的他,自幼便受到时任苏州守备的父亲熏陶,立志考取功名从而入仕为国效力。经过多年努力,王师在24岁时成功中举,1730年(雍正八年)进士及第,随后以直隶元城知县正式步入仕途。

  虽然是小小的一方知县,但王师却视同毕生事业来做,在任七年“决断公允”,在雷厉风行之下化一切不轨行迹于无形。元城多为沙田,村民遂废而不耕,王师到任之后,鼓励村民开垦耕作,最终使百亩沙地变为肥沃良田,百姓丰衣足食,对这位父母官也是感恩戴德。

  在其后的清苑知县、冀州知州任上,王师继续秉承“不畏疆御,不恤诽谤”,不仅使治所政绩能年年名列前茅,而且“民情大服”,因功在乾隆初年擢升为清河道道员。彼时正值乾隆帝钦命文渊阁大学士高斌(慧贤皇贵妃高氏之父)与协办大学士刘于义往赴直隶筹措水利大计,作为辅臣,王师尽心尽力以身作则,亲自前往保定、河间等地实地考察,对每一条河流所经地势一一条列,得到高斌和刘于义两人的大加赞赏,对京畿附近的水利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,因此被再度擢升,历任山东、河南、江苏、浙江布政使,最高官至浙江巡抚(从二品,1750年十一月擢升)。

  在巡抚任上,恰逢乾隆首次南巡江浙,在行宫特召见王师询问坊间民情,王师都对答如流,且江苏在其管理下确实井然有序,为了嘉奖这位两朝元老,乾隆亲笔御书“吴会风清”四字赠与王师。只可惜,一生奔波劳累的王师,最终在1751年(乾隆十六年)八月因劳累过度去世,享年62岁。

  王师的去世,使乾隆深为惋惜,其次子王亶望于1750年(乾隆十五年)获得了举人的功名,还曾受到乾隆帝的大加赞赏。然而在众人认为王亶望即将“子承父业”的一片大好形势之下,他却走了与父亲王师截然相反的道路,而乾隆帝却一直被蒙在鼓里,直到两件公案的浮出水面。